绿禾新天地

绿禾新天地
http://lv-he3.blogspot.com/2011/01/blog-post_5607.html

Monday, 30 April 2012

勿洛水池之黄昏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video

video

video

video


青菜就可以


青菜就可以

吴韦材


  友人从中国大陆初来步到,大伙儿一块上馆子替他洗尘,服务员向众人递过菜单,本地朋友们个个随意翻阅一下,都说:“青菜就可以了。”
  大陆朋友愕然,原来新加坡社会真的优雅?处处流行客气?他也来客气一番,说,“那我也来青菜吧?你们都有些什么蔬菜?”
  我连忙向他解释,其实在座他们个个都是无肉不欢的肉食动物,所谓“青菜”,是指“随便”、“随意”、“无所谓”、“意思意思”等等含义。
  青菜就可以,意思就是随便就可以。
  就比如,听说本地很多男人找不到老婆,就到越南青菜选一个,究竟是不是他的菜,也无所谓啦。
  比如:明天有重要人物来巡,就青菜青菜弄一下吧。
  又比如:怎么?又坏了?算了算了,青菜道歉一下就可以了。
  既然有“无所谓”之意,也就有人青菜吃一下,青菜睡一下,甚至是,青菜选一下。

         不过听似“青菜”,其实念音是chin chye。
chin chye虽源于福建方言,但如今潮州、广东、海南、客家各籍贯皆通用,就连马来人印度人也会用。
  当听到“chin chye就可以”,那还容易理解。不过有时在老百姓更惯用方言的场合里,或许会听到“chin chye就eh sai”。
  这eh sai,其实发音就还原到福建方言的“可以”上。只不过,可以的含义有时还能再扩大些。
  比如,最近街边人们津津乐道的:“哇,一次中80多个?eh sai哦!”——意思就是“哇,一次抓到80多个,很厉害哦”。
  “可以”就暗喻“很厉害”。
  又比如,看到一位两鬓灰白、一切意识与动作都非常谨慎小心的出租车师傅,赞他一句,“uncle你快要70还出来驾德士赚吃?eh sai 咧!”,意思就是,“大叔,你快70岁了还开出租车讨生活?不错嘛!”。此处“可以”,就解为“不错”。
  eh sai甚至可以好用到——变成别的意思。
  不是说这种药一粒就eh sai的咩?——不是说这种药一粒就够劲的吗?
  这皮包千多块才,eh sai啦!——这皮包才千多块钱,我买得起!

你讲那么多干嘛?eh sai 啦!——你唠叨什么?够了啦!
  不必急,变异比喻太多了,听多几次,相信青青菜菜你也eh sai说几句。




草房子的甜蜜


草房子的甜蜜

周雁冰

这甜蜜的威力很大。生活中多大的困难或痛苦,在男人和女人的甜蜜跟前,都会变得微不足道。
  又想回到那栋我们花了一个下午,在雨中寻找了许久的草顶房子。英文叫做thatched cottage,翻查到的中文翻译居然是茅草屋,好像词不达意,联想不到英国那种可爱的,拥有大片厚重屋顶的白色房子。
  坐落在科茨沃尔德丘陵(Cotswolds Hills) 乡间的那栋草顶房子,主人家是一对六十几岁的伴侣。我原本想说“老伴侣”,但是他们俩给我的感觉实在和老沾不上边。他们是伴侣,因为他们不是夫妇,没有名正言顺地在法律上注册成为夫妻。但是在那栋小小的,养了两只灰蓝色暹罗猫的17世纪房子里,却让人感觉到浓浓的爱意和幸福。
  住在这种当地流行的“床加早餐”民宿的好处,就是可以和当地人近距离接触。在几家民宿呆过以后,一些主人家给人的感觉就是生意人,虽然热情友好,但是好像少了真诚,除了那对伴侣——大卫和丽丝,叫人难忘。最近脑海里就老是浮现他们的身影和笑容。
  其实一踏进草顶房子就感觉不一样了,那种文化的气息不仅来自房子的历史或房子本身,壁炉、烟囱、石膏墙壁、矮矮的房顶、开满罂粟花的花园,更是因为房子的主人。我们在客厅和大卫、丽丝聊天。大卫是退休的麻醉科医生,丽丝是退休老师。他们很自然地就从言语间透露了他们的关系。
  两人各有各的孩子,因为丽丝的孩子都在英国,所以他们就选择到靠近伦敦的乡间居住,方便丽丝和孩子见面。大卫曾经在新西兰行医几十年,在那里遇见丽丝,两人决定在一起。我们不晓得过程如何,不晓得是否曾经痛苦惨烈,但是至少在眼前的大卫和丽丝,看起来无比幸福。丽丝看大卫的眼神,大卫对丽丝的微笑,他们之间的互动和身体语言让人心暖。
  大卫带我们参观老房子,说这个地方冬天下雪的时候尤其美丽。大雪覆盖整个村庄,大片大片的草屋顶都会被雪遮掩,大卫说到时需要铲雪,还得防止屋顶因为积雪太厚而坍塌。丽丝笑说希望下一次我们能够在冬天的时候拜访,一起感受科茨沃尔德丘陵冬天的迷人。看他们兴奋地形容冬天的景象,可以想象冬天他们的另一种幸福。
  
天寒地冻,壁炉里的火光,小窗子外的飘雪,六十几岁的伴侣靠在沙发上,窝在一起感受对方的体温,谈一些风花雪月,喝着香浓、冒着热气的格雷伯爵茶。旁边,两只灰蓝色的小猫在玩耍。完全就是圣诞卡片里面的景象。

异国他乡,什么都习以为常,不以为怪。不晓得如果是在亚洲社会看到像大卫和丽丝这样的伴侣,心中会作何想?但是在英国那个地广人稀的乡间,他们是叫人羡慕的。有多少夫妻到了六十几岁还能够保有这样的甜蜜?或许就是因为没有了那种甜蜜,大卫和丽丝才重新寻找属于他们的甜蜜。
  这甜蜜的威力很大。生活中多大的困难或痛苦,在男人和女人的甜蜜跟前,都会变得微不足道。年轻的时候是这样,可惜年纪大了以后,许多人都忘记了这样子的感觉,或许记得,但都没有资格和勇气去追求了。
  能够白头到老,甜蜜一生,那是天大的福气。如果不能,像大卫和丽丝一样,老来有一个甜蜜的伴,那样,春天的花朵肯定会特别漂亮,冬天的寒冷也就变得温暖了。这样子也就真的是执子之手,夫复何求了吧……






砂煲香茅焖五花肉



天山雪莲果煲排骨汤







Saturday, 28 April 2012

晨曦中的幻想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云巨人仰面吞云吐雾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小狗树站立于屋顶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云海马浮游晨曦中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云海马与树小狗对望


大青辣椒,有吃过吗?


没有塑料袋的日子


“愤怒鸟”主题公园


Friday, 27 April 2012

花蜜鸟开始孵蛋了?

昨晚,花蜜鸟妈妈开始住进窝里了。
今早,用相机拍了几张照片。不久,看见鸟妈妈飞出去找食物,趁着鸟窝空着,想看看窝里的蛋。
“我很想搬张凳子,站上去看看鸟窝里的蛋。还没看过花蜜鸟的蛋长得什么样子。”我对老公说。
“你真是太有空了,别这么无聊,蛋一定是圆圆的啦,难道会是方方的?”老公最喜欢讲冷笑话了!呵呵!
我不管他的风凉话,搬了凳子,站上去看。洞口很小,里面黑漆漆的,看不到什么鸟蛋。
“里面空空的,可能还没下蛋啦!或者,里面太暗了,蛋藏在深处,所以看不到鸟蛋。”我失望的说。
无论如何,花蜜鸟妈妈,祝福你早生贵子!




愈吃愈聪明的食物